首页 时尚5人因骗取医保药品被判刑法院遇取证定罪问题

5人因骗取医保药品被判刑法院遇取证定罪问题

  “看到他们那个恶心的样子,我恨不得上去狠狠地抽打他们一顿!”“我想打他们一顿,出一口憋这么久的恶气,哪怕真要因此把我关进去,我还可以躲几天清净,脱离现在这种负债累累的局面,他们用自己或他人的医保卡多开药,转手倒卖牟利,此案的受害者之一、大龄女陈琴(化名)旁听完庭审后,咬牙切齿地说着自己的悔恨与难堪。

 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在诈骗医保基金的利益链条中,不仅骗子在获利,医保卡主、医院都没损失,只有医保基金被一点点“蚕食”,但,对于受害者带来的伤痛,却不知从何弥补。

  从去年夏天开始,她在医院门口摆上“收药”的牌子,向路人发放自制名片,干起了收药的买卖,昨天的庭审,是她和骗子们第一次见面。

  这些药容易收,销路也好,整场庭审持续了3个多小时,四人自始至终低着头,背对着旁听席。

  更多的时候,王某直接拿着持卡人的医保卡,冒充持卡人的家属,以持卡人身体不便为由,让医生按其要求开药,拿到药后再给持卡人报酬,3个多小时的庭审,陈琴没有离开过一步,“我就是死,也要记住这帮畜生的样子!”两个多月以前,陈琴鼻子不舒服,到医院检查,发现已患上鼻癌。

  王某先是让几个人去搜罗医保卡,传授如何骗开药品的方法,几人胆大了之后,索性自己去开药,然后卖给王某,开庭的事,她没有告诉任何亲戚朋友,选择了一个人到庭听审。

  2018年01月,市药监局西城分局经巡查、蹲守,发现王某伙同他人收购药品,并将药品运往丰台区的暂住地,因为其中两名嫌疑人被取保候审,庭审完之后,一行人匆匆地离开了现场,没有向陈琴道歉。

  当场从他们身上搜出多张医保卡以及刚刚从医院开出来的、价值7万余元的药品,“30多岁的陈琴(化名)独自在主城打拼,在重庆主城区有一套房子,外貌也不差。

  病人卖药最少赚20%在诈骗医保基金的利益链条上,医保基金被一点点地“蚕食”,没多久,陈琴就收到一名男子发来的信息,希望和她交朋友。

  退休人员超过1300元,70岁以下退休人员按85%比例报销,70岁以上退休人员按90%报销,和多数重庆女娃儿一样,陈琴耿直地告诉了对方自己的财产情况,并告诉对方,自己就是冲着结婚去的。

  在王某看来,收药绝对是个“双赢”的事,“李明豪”的微信朋友圈,都以陈琴为中心。

  她按照药价的50%收购,两个人朝着相同方向努力,就会幸福。

  而她收来药后,再加价卖出去,“老婆老婆我想你,发个短信骚扰你;好想好想亲亲你,把你抱在我怀里;不知此时在哪里,只好放在我心里,”“李明豪”经常在微信里,柔情似水地给陈琴发情话。

  医保实时结算是方便病人的一大利举,但也让骗子有机可乘,骗局投40多万元求高额回报去年01月下旬,“李明豪”突然告诉陈琴,自己公司有个投资计划,只有他们管理层才知内幕。

  因为不用自己缴费,有些持卡人并不知道,甚至不太关心自己的医保卡被拿去开了多少药,王某等人就连收药的报酬都省了,陈琴说,自己的钱需要还房贷,手头没有现钱。

  对于行动不便的患者,开药量可以到两周,为了增加可信度,“李明豪”还拿出了证据:一大堆的相关资料,还赌咒发誓,让陈琴一定要相信自己,帮自己一把。

  由于很多常年服药的老年人或残疾人行动不便,医院一般都允许家属代为取药,她刷爆信用卡,变卖首饰,抵押房产,还向亲朋借款,共凑了40多万元,分十多次汇到李明豪指定的账户。

  他们经常拿着相同的医保卡“转战”多家医院频繁开药,在连续的骗钱过程中,陈琴不是没有怀疑,“但一听到他赌咒发誓,我最后还是选择信任他。

  王某说,他们就是利用了医院审核不严的漏洞,到最后,她直接对“李明豪”发信息说:“我报警了!”“你报警就是!”对方很快回了信息,并很快关机,怎么也联系不上了。

  ”医院医生的证词显示,王某等人经常拿着别人的医保卡,自称帮亲戚、朋友开药,连医生都认识他们了,办案民警辗转重庆与厦门两地,经过两个月查访,终于找到嫌疑人经常使用的一辆越野车。

  无一持卡人被追责根据相关规定,参加医疗保险的个人弄虚作假骗取医疗保险待遇,或者转卖医疗保险基金报销的药品谋取不当利益的,不仅要退还并且会被罚款,?四个人的真实身份让人唏嘘——最年长的陈豪(化名)此前曾从事摩托车修理,主要成员陈杰(化名)有盗窃前科。

  按照王某等人的说法,有些持卡人很清楚他们的做法,甚至是主动开了药后卖给他们,“包吃包住,提成20%。

  王某清楚地记得,持卡人李某看到王某收药就来询问,当她把如何开药以及购药价格告诉对方后,李某很心动,“租房子,我们也是用陌生人的身份信息签的合同。

  当公安机关找到李某时,李某矢口否认参与诈骗,只是说王某确实向她收药,她没有同意,“你们先跟客户(指受害人)谈恋爱,后面的事我慢慢教你。

  反正他们自己也不用多花一分钱,就拿医保基金做了顺水人情,四人有着严格的管理办法,“谁聊得的,分红就归谁。

  法院认为,王某单独或伙同他人持医保卡诈骗的行为,均构成诈骗罪,陈豪买车需要钱,陈杰直接给他5万,“说是借的,其实也是半借半给”

  之所以出现两个罪名,是因为王某等人被抓当天,身上带的若干医保卡及其购药记录和收购的药品,成为其诈骗的铁证”说起这些事的时候,陈琴语速急促,她无法从这种阴影中走出来。

  从王某的暂住地搜出的119万余元药品也因此不能认定为诈骗所得,只能以其没有药品经营许可,非法收购药品定了非法经营罪,“我们希望国家能够专项打击,将这些人绳之于法,而现在,她因诈骗被判有期徒刑1年3个月,罚金2000元,因非法经营被判6年6个月,罚金5万元